新闻动态

About US

缅甸唐人街咖啡馆里的唐人青年

时间:2018-11-15 09:48

傍晚,上个世纪的烟火气还弥留在纵横交错的广东大道上,仰光河横吹过来的微风经过热带气候的浸染,变成了一股暖流,拍打着大大小小的中式建筑,铺散在唐人街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。李昇骏时常喜欢坐在他的唐人街125咖啡馆门口,触碰着湿热的暖风,注视着斜对面“始平馆”的中式老招牌,招牌上有只大公鸡,日复一日的昂首挺立在那里。
25岁的李昇骏,祖籍云南腾冲,是出生在缅甸东枝的第三代华裔。父母做贸易,爷爷奶奶辈因为战乱来到缅甸,在东枝落下了根。与大多数华人一样,他的家里供着家堂,也供着佛堂,拜“四方佛”,过缅甸节,也过中国的传统节日,春节、清明要烧香祭祖。他们在外面讲缅语,但在家中却讲着一口地地道道的腾冲方言。不过,李昇骏的童年时光从未占据过那片土地,乡音就像是联系着两个世界的无线电信号,血缘便是接收器和发射塔。 
他的童年生活时代,早上五点起床,五点半出门,六点华文学校开始上课。七点半下课,吃过早餐,换上白绿相间的缅式校服,匆匆忙忙的冲进缅甸学校的教室,开始一整天的缅式教育。16点,从缅甸学校离开,赶紧再次冲进华校,继续两个小时的中式教育。到了晚上,依然没有结束,各种中文补习班、英文补习班把时间堆得满满的。
华文学校的时间与缅甸学校的时间是交错开的,正好互相填补了华人孩子们的空闲时间。缅甸每年有三个月的暑假,但这三个月却从来不会完整的属于华人孩子,上华校、奔波于各种各样的补习班,满满的安排着他们的生活,这就是华人小孩日复一日的成长。
在华人父母眼中,缅式教育联系着他们脚下的这片土地,中式教育联系着他们身体里的流淌的血液。所以,不论贫富,大多数华人都会让自己的孩子同时学习缅文和中文。家境好一些的还要接受西式教育,学习英文,李昇骏便是后者。
华校里有一位老师,曾是中国远征军的老兵,战后便留在了缅甸,当了老师。在那个时期,这样的人不少,因为战争原因流落到了缅甸,最终在这里娶妻生子,融进了这个属于佛教的国度。
在华校里,他讲完中文总是收不住话匣子,回转身便从耄耋之年的“老师”成了 “老兵”,滔滔不绝的讲起了过往的经历和故事。讲起故乡,讲起炎黄蚩尤,讲起秦汉唐宋元明清。
每到这时,李昇骏总会听得入神,他好奇极了,感兴趣极了,那是一片怎样的土地,才能孕育出如此丰富的文明。李昇骏和班里的华人孩子或许都没有意识到,老师讲的故事也便是“历史”,包括了他自己的那些“传奇故事”。不过,那时年少的李昇骏当然只是把这些当成一本来自老师的故事书,他的兴趣来自于每一个小孩子都会对故事产生的好奇心,而并非与血脉相关的文化亲近感。
念完初中,李昇骏来到了仰光继续上缅甸高中。父母把他送到了英国大使馆开设的补习班,补习英文。他在那里遇见他的英文导师,一位头发花白的英国绅士,深谙英国文化,一口纯正的英音铿锵有力,再次深深地吸引了李昇骏。
周末闲暇,李昇骏喜欢在街头四处晃荡,唐人街、仰光河是他最喜欢去的地方,河岸旁耸立着不少充满的年代感的英式建筑,潮湿带来的青苔掩盖不住昔日的华丽,一种浸泡着历史的西式古朴感震撼着他。李昇骏喜欢喝咖啡,缅甸咖啡有着自己独有的特色,街边几张矮桌,三两小凳,也就合几毛钱人民币的缅元便可冲上一杯,嘴里留着醇厚,眼里满是街头的熙熙攘攘、车水马龙。
不仅咖啡,缅甸街头随处都可以找到英国文化的印记,高尔夫球、英式足球、奶茶、下午茶、用刀叉、英式建筑、语言......除了生活习惯,甚至规章制度、城市建设、文化思想随处可见英式风格。但缅甸的英式风格又有着自己的模样,更市井,更富人情味。
缅甸高考结束后,李昇骏又继续补习了两年英文,18岁的李昇骏以还不错的成绩申请到了英国的大学学习,开始了三年的大学生活。对于李昇骏而言,2010年的英国和缅甸已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。当时缅甸的SIM手机卡曾高达数千美元一张,手机网络还没有2g、3g的概念,非常慢,甚至在缅甸,此前他从未见过银行卡是什么东西。到英国之后,有了银行卡,有了3g的上网手机,见到了许多层的地铁,每天接触着最正统的英国礼仪和生活习惯。
他在那里可以自己打工赚钱,学生去到哪里都有优惠,学生打工领到薪水,还能退税。他喜欢去英国不同的城市旅游,喜欢去西式咖啡馆,他对英国的文化从听到变成了见到、触碰到、感受到。实际上,李昇骏对于中国文化的兴趣却也是在英国才开始生根发芽。在英国,每个人都把他当成中国人,当他和别人说自己是缅甸人时,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究竟来自哪里。
“这是我第一次深深地真切地感受到我的血缘。”在大学里,他认识了英国的朋友,也认识了许多来自中国的朋友。他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,来自中国青岛,军人世家,据说爷爷曾经打过朝鲜战争,爸爸打过越南战争。那个时候他们天天呆在一起,聊得很多,聊生活、聊文化、聊信仰、聊中国、聊缅甸、聊英国。
李昇骏说,大概因为都是炎黄子孙,会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,他的朋友里最多的还是华人或者中国人。正是受到朋友们的影响,他开始越来越多的浸泡在中国文化当中,也开始越来越多的对中国文化发生兴趣。大学三年,中缅英三种文化就像三条溪流开始不断的向李昇骏的脑子里流淌,最终融会贯通,汇聚成了李昇骏自己的文化。
李昇骏在大学里学的是商科,是父母的意思,也是他自己的想法。官方统计的200万华人中,从商的占了大多数,他们大多来自福建、广东、云南,不参与政治,经营着自己的大企业或小生意。
与传统的中国父母不同,李昇骏的父母从来没有要求过他找一份稳定的工作,他从小受到的教育是: 要讲礼貌,要聪明,要肯吃苦,要敢打拼。“因为华人在缅甸的特殊地位,自然是要不断的找机会,有什么做什么。”所以,李昇骏有了自己的想法。2011年, 缅甸有了第一位民选总统,开始实行全面经济改革,放宽投资政策,改革税率及法律制度。世界嗅到了缅甸开放的气息,大量的外国资本和文化蜂蛹而入。远在英格兰的李昇骏同样嗅到了这次难得的机遇,兴致勃勃想要大干一场。大学毕业,他立刻回国,开始了自己的商业航行。
在缅甸有很多正在兴建的工程项目,兴建工程有一个环节叫作“填表”,也就是把原先设施建筑拆除之后,会留下许多建筑垃圾,这就需要有人来把它们收走,并清理剩下的土地,而清理出来的建筑垃圾还可以卖到其他需要的地方。于是,李昇骏和他的朋友们从中嗅到了商机,开始了自己的第一份事业。
但这并不是李昇骏最想做的事情,他最感兴趣的其实是餐饮行业,他喜欢咖啡,喜欢茶,喜欢啤酒。2011年以前,整个缅甸没有一家西式咖啡馆,也没有更为现代的酒吧,有的只有街头摆着桌凳,几毛钱一袋的冲泡咖啡以及街头随处可见的Myanmar beer。李昇骏一直想开西式咖啡馆、想开酒吧,把具有现代性的西式元素带到缅甸。2015年6月30日,美国炸鸡店肯德基在仰光开业,这是缅甸50年来第一家美式快餐店,有人排了3小时才买到,甚至因为炸鸡数量供不应求而暂时休店。尽管一些人需要花费近乎几天的工资才能品尝一餐,却仍然愿意来尝鲜。肯德基是缅甸改革开放一次明显的标志,2011年之后,西式快餐店、咖啡馆、酒吧开始席卷缅甸社会。
趟着风潮,2016年李昇骏在仰光皇家湖旁的公园里开了他的第一个咖啡馆,咖啡馆外壳是一辆微型巴士。2018年,在唐人街最热闹的19街,他开了自己的第二个咖啡馆,命名为唐人街125咖啡馆。通红的墙壁,官帽椅,榻榻米,中国画,甚至还贴着痛仰的海报,放着流行的中文歌,就像是重新置身中国。
坐落在唐人街这片喧闹的街区中央,静谧的中国风咖啡馆格外显眼,从诞生之日起便成了仰光的网红咖啡馆。许多人穿着旗袍、汉服前来打卡、拍照,有中国人、华人,也有缅族人。他的另外一家中国风酒吧离这里不远,12月份也要开业了。他依然把墙壁刷成了通体的大红色,供着香炉,刷上了《三国演义》里刘关张的壁画。
只不过,这里的刘关张手里抬着自动步枪,背后放着坦克。李昇骏把这看作传统文化与当代流行的结合。“我喜欢中国文化,我想把它们融入生活,融入年轻人的生活,融入当代人的生活。”坐在自己的中国风咖啡馆和酒吧里,李昇骏能够头头是道的讲出自己理解的中国历史。从古代到近代,再到当代。他看过四大名著,看过不少历史书,微信里订阅了一大堆关于历史、汉服、茶道的公众号。
这间新酒吧用的房子,是李昇骏从唐人街一户华人手里租过来的,屋子门口还挂着唐人街中式建筑特有的匾。李昇骏刚租过来的时候,房子里又破又烂,一到下雨天就开始漏水。“这些中式建筑太可惜了,差不多都有着百年的历史,可是都没有人来修缮,这个地方始终是地比房子值钱。”李昇骏在不破坏原有中式风格的基础上,把房子修缮一新,为他新的中式酒吧做准备。
缅甸经常会流行许多来自中国的电视剧。1996年缅甸国家电视台播出的电视剧《包青天》,风靡全缅甸。像中国的《西游记》《还珠格格》一样,每个假期,缅甸的电视台都会不断的循环播放。由何家劲饰演的展昭更是成为“万人迷”,很多缅甸小孩都会收集他的贴画。     李昇骏还记得,当时一家包装公司的老板因为十分喜欢展昭,甚至在生产的包装袋上印上了展昭的照片。时至今日,超市里的塑料袋,都还会被叫作“展昭袋”(缅语发音作“展昭A”)。李昇骏的书架上摆着小时候喜欢的《豌豆》《阿衰》《乌龙院》等一系列的中国漫画。
“外来文化已经在悄无声息地冲击缅甸。在缅甸的发达城市里,咖啡馆、酒吧、可口可乐、肯德基、麦当劳、西方嘻哈音乐、街头艺术如雨后春笋一般不断的出现。2013缅甸甚至首次举办了全国性的比基尼选美大赛。”这些在以前,是根本不可想象的。西式的现代文化,正在对缅甸年轻一代产生深刻的影响。而对于李昇骏这一代的华人青年而言,这样的文化交融更加显著。
“缅甸”这一称谓在中国古代里的意思是“遥远之郊外”。今天的缅甸,它似乎离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不再遥远。李昇骏说,他其实还有一个的梦想,想开一个啤酒酿酒厂。
“我去过中国很多地方,最喜欢杭州,那里有一种啤酒非常好喝,听说酿造的时候,里面加了西湖龙井。”“你心里要真的认同某一个文化,那才是真正的传承,单讲血缘关系没有用。”对于李昇骏而言,他是缅甸人,流着炎黄子孙的血脉,喜欢中国文化,也喜欢英国文化。

上一篇:第33届东盟峰会开幕 国务资政与会共议“韧性与创新”

下一篇:“中缅友好奖学金”继续发力 助缅甸学子顺利完成学业

 

 

相关信息推荐 新闻动态 快件进口知识 国际海运知识 国际空运知识 国际快递知识 香港快件进口优势